? 第三百二十章 :劫持-良陈美锦 ag亚游线路|首页,亚游登录|官网,ag游戏注册|HOME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二十章 :劫持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3:1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群人倒也奇怪,围着火盆吃菜喝酒,却半句话都不说。

????宋驰推拒不过驿丁的盛情,只得喝了一杯黄酒。怕喝酒误事,他也不敢再喝。

????他正要向驿丁告辞的时候,那穿袍子的人又笑道:“这位小哥穿的是程子衣,想必是哪家权贵大臣的护卫吧!我等几个上京来也没个亲人,不知道小哥熟不熟这京城的街沿巷坊,可有什么能杂耍的地方?”

????寻常的官员最多就是养些护院,哪里能养武功高强的护卫。

????宋驰笑了笑:“我也并非京城里头的人。我们家主子来宝坻探亲的,算不上什么权贵!”

????那人眼中精光一闪,点点头道:“既然小哥不知道,就不打扰了。”

????转过头又继续喝酒,不再和宋驰说话了。

????这群人着实古怪!宋驰心里防备更重,今晚恐怕得彻夜不休守着夫人了。

????……

????顾锦朝夜半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,她惊觉之后下意识地去看孩子,长锁脸蛋红润,睡的正香并没有醒过来。出门在外,她是和衣而眠的,锦朝披了件斗篷起身,看到自己床边正伏着两个丫头。孙妈妈坐在不远处的杌子上打盹。屋外头静静的,半点声音都没有。

????采芙被她吵醒了,抬手揉了揉眼睛问:“夫人,您怎么起了……”

????顾锦朝坐在桌边喝茶,伸手示意她小声些。自己也放轻了声音:“你不觉得有点怪吗?”

????采芙更是疑惑了,这哪里怪了?

????顾锦朝轻声说:“太安静了。”外面已经没有下雨了,那总该听得到一点声音才是,驿站里一般是有人守夜的,敲梆子的、巡夜的、晚上起来看牲口的。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????采芙轻轻走到她身边,小声地道:“许是都睡了吧。不然奴婢去外面看看?”

????槅扇外突然有火光闪过。传来男人低低说话的声音,口音很奇怪。顾锦朝小时候跟着外祖母玩,听过从巴蜀来的蜀锦商人说话。这口音倒是很像……

????难道就是那群借宿在这里的人?顾锦朝立刻警惕起来,既然他们说话的声音这么近。那必定就是在门外。如果宋驰等人还守在门外的话,断然不会让他们考得这么近的。

????她示意采芙不要说话,自己悄悄站起来走到槅扇旁边,外面确实一个人都没有,连护卫都不见了。倒是对面的廊房外有几个人影晃动……

????顾锦朝倒吸了口凉气,外面恐怕是出事了!

????那究竟出什么事了,宋驰他们又在哪儿?是不是投宿的那些异乡人干的?

????顾锦朝觉得为今之计,恐怕应该先想想她能怎么办。这些异乡人并不与他们相识。看她们随从和行礼众多,想要图财害命的可能性很大。

????廊房外面就是围墙,只有一个透气的窗扇,而且开得很高,根本爬不上去。要是从前面的槅扇离开,肯定会被人发现……顾锦朝目视四周之下,竟然找不到逃生的方法。

????采芙也紧张起来:“夫人,我看这情形不对啊,要不要把孙妈妈等人叫起来一起想办法……”

????叫是肯定要叫起来的,好在能跟着顾锦朝出来的丫头婆子都是能干的。听到如今的情况也只是有些背脊发冷。并没有惊慌失措的。

????绣渠先说:“倒不如咱们搬出陈家的名头……”

????顾锦朝摇头,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,既然都想干下杀人越货的勾当了。肯定更想神不知鬼不觉。断然不会放她们走了。她更觉得奇怪的是,能无声无息地让宋驰等人不见了,这也绝对不像是一般的强盗……

????“那该怎么办……”孙妈妈喃喃地道。这样的困兽之斗,就是有千般的智慧都使不出来。

????外面又传来的说话的声音,而且越来越近,应该是朝这里走过来了。

????顾锦朝望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孩子,深吸一口气下定了主意。

????“雨竹,你抱着长锁躲进柜子里去。”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,长锁都是用斗篷盖着的。想来一个孩子不见了。他们应该不会发现吧。而且也只有雨竹身体娇小,能躲进柜子里了……顾锦朝只能这么想了。她必须要把孩子保下来。这是她十月怀胎艰难生下来的,她和陈三爷的孩子。虽然他还太小了,什么都不懂……

????想到孩子抓着她的手指呀呀地努力说话,亲他脸蛋的时候,他会咯咯地笑。

????顾锦朝心都发酸了……

????没想到啊,这一世她明明这么努力了,却可能要死在一群毛贼手上。

????雨竹望着顾锦朝,揪紧了手指:“夫人……奴婢这……”

????别的丫头婆子沉默地看着,没有一人说话。

????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顾锦朝把长锁抱起来,轻轻地亲了亲他的小脸。

????“行了,你听我的。这香囊里装着银裸子。等人都走了,你抱着他回陈家去……”顾锦朝看着孩子恬静的小脸,喉咙发哽有些说不下去。她又停顿了好久,槅扇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。

????事到如今了,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她压低了声音:“就跟三爷说,一定要防备陈四爷和张大人,他以后……”她的指甲都掐进肉里,才缓缓吐出几个字,“要好好活着!”

????那些人已经站着门外了。

????雨竹眼眶发红,她用力点了点头。抱着长锁就钻进了柜子里。

????看到雨竹进了柜子,顾锦朝差点站不稳。采芙忙扶住顾锦朝的手,屋子里另几个婆子都忍不住摸眼泪了。顾锦朝在杌子上坐下来,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因此很快镇定下来。

????死不过是做的最坏打算,而她要和这些人周旋!蜀道难行,没有强盗会翻山越岭到北直隶来行事。

????他们要到京城去,那必定是有什么要紧事的。

????门被推开了。来人穿着身棕色右衽袍子,身后好几个穿短衣的汉子举着松油火把,屋子里涌入了六、七个人,瞬间就亮堂起来。

????那领头的人长得剑眉星目,就是蓄着浓密的胡须,看不起全貌。手上戴着好几个奇怪的铁圈,身姿挺拔。看到顾锦朝等人已经等着他了,他倒是有些惊诧地笑了:“我们动作这么轻,没想到也吵醒夫人了!夫人晚上睡得可好?”

????顾锦朝打量了他一眼,就淡淡地道:“劳烦先生记挂,睡得恐怕不太稳妥。”

????那人哈哈地笑起来:“夫人爽快!”

????顾锦朝也笑了笑:“这倒是谈不上了,我只是想知道。先生把我的护卫如何了?你们不远万里到京城来,想必是有大事要做吧?又何必和我们过不去,反倒是打草惊蛇了呢。”

????那人却收敛了笑容,定定地看着顾锦朝:“夫人多虑了。我等本就是草寇流匪,到哪儿不都得打家劫舍嘛。倒是夫人那些护卫真不简单,要不是我偷偷在水里放了五香散,恐怕还制不住他们呢!我们惯是杀人不眨眼的,您的那些护卫恐怕是不能回来见您了!”

????他们已经把人杀了……

????顾锦朝的心沉下来。这人太不简单了,话也说得滴水不漏!

????这样的人却让她放心下来。她换了个语气,平静地道:“先生既然是图财,我身上却没有什么银钱。唯首饰还值些钱……”她把自己手上的镯子拨下来,还有头上的赤金宝结、红珊瑚耳坠。“你们也把身上的东西给这些壮士留下吧!”她吩咐那几个丫头婆子,她们立刻回过神来,也摘下了身上的东西。

????“先生收了东西,再告诉我你打算做什么吧!”顾锦朝把那些东西往前一推。

????那人上前几步缓缓走到顾锦朝面前,笑着问:“你就不怕,我收了东西后杀你?”

????顾锦朝摇头道:“您不会杀我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他又问。

????顾锦朝说:“因为我现在还没有死。”

????如果他真的要杀人,应该在刚进来的时候就动手了。何必跟她说话呢!

????他又笑起来,只是胡子遮挡着看不清而已。“你倒是聪明。”他点点头,又轻轻叹气,“我虽是莽汉,也懂得怜香惜玉,夫人这样的一张脸,死了是在太可惜……”

????顾锦朝脸色发青,这人说话怎么如此轻佻!她虽然长得好看,但是性格并不平易近人,又是嫡出的顾家小姐,很少有人敢在言语上轻薄她。

????他让人把那些首饰收起来:“那就劳烦夫人跟我走吧,我还有事要麻烦你!”他瞟了一眼剩下的丫头婆子,眼中无不冰冷,却淡淡的吩咐手下,“剩下的都杀了吧。”

????五个丫头婆子吓得话都说不出来,脸色苍白极了。

????顾锦朝立刻道:“既然先生有事要麻烦我,那总不能亏待了我吧!”

????“你想如何?”这人倒还有有几分耐心。

????顾锦朝说:“我在家里养尊处优,都是有人伺候的。要是没有人伺候,我可住不习惯的。”

????他沉默地想了想,才慢悠悠地说:“那好吧,我准你带两个人,别的还是要死的。究竟要选谁活下来,你要考虑清楚啊!”他说着径直朝门外走,笑道,“我给你半刻钟考虑!”

????顾锦朝握紧了手,不得不闭上眼睛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感谢铄仪亲的和氏璧!昨晚下课实在太晚了呜呜,感谢大家体谅!

????...

????..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