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四十四章:谏言-良陈美锦 ag亚游线路|首页,亚游登录|官网,ag游戏注册|HOME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四十四章:谏言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5: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回来的时候锦朝哄长锁睡着了。

????她自己也靠着小床阖了眼,应该已经梳洗过了,青丝只是松松绾了髻。什么珠翠都没有戴,她平时觉得自己年轻压不住场,总是戴一些显老的首饰。这样脂粉未施的样子显得有些稚气。

????脸颊粉嘟嘟的,好像有层绒光一样。

????他没有喊她,静静地坐下来。想她这样靠着睡会不舒服,就轻轻地把她抱进了怀里,让她枕着自己睡。她脸上压出了几条红痕,睡得很深。陈彦允沉默地看着她好久。

????顾锦朝醒来的时候,是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床上。身子先放稳了,抱着自己的手才抽了回去。应该是陈三爷回来了……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就想到自己刚哄儿子睡觉,忙拉住了要抽回去的手:“长锁……”

????“他睡得好好的,没事。”陈三爷柔声说。

????顾锦朝才清醒了过来,拉着陈三爷要他坐下:“您今天和郑国公说话,是不是因为张居廉?”

????陈三爷嗯了声。顾锦朝正想再问什么,他却站起身说:“我先去洗漱再过来。”

????顾锦朝只能把话咽回去,叫了婆子打热水。

????等陈三爷收拾好准备要睡了,看到她还半坐着等他。明明就很困了,还强撑着精神在看书,眼睛都一眯一眯的打盹。看到他过来才合上书。陈三爷躺到她身边准备要睡了,才被她拉住手臂。

????“我还要问您事情呢……您要对付张居廉,成的把握大不大?”

????婆子摄手摄脚吹了灯出去了,顾锦朝看不太清楚。只看到他侧脸的轮廓。

????他明明闭着眼,伸手却很准地按下她的头:“好了,你这么困该睡了。”

????顾锦朝额头碰到他胸膛,有点羞恼,抓住他的大手用力掐了掐。觉得陈三爷又开始像以前一样,有话在瞒着她。对她这点力道,他却没什么反应的样子。依旧闭着眼一副我在睡觉随你闹的样子。

????顾锦朝干脆整个人都靠到了他怀里。“……陈彦允,我不问清楚是不会睡的。”

????他睁开眼叹了一声,顾锦朝只有在这种时候才叫他的名字,他只能侧过身把她搂进怀里。“行吧。你问……我不一定回答。”

????“您都设计好了,要郑国公要帮您吗?难道最后要兵刃相见?”

????郑国公在左军都督府任要职,他手里也有私兵。顾锦朝猜测陈三爷找郑国公来,就是因为料到最后会动用到兵权。那可不是小事!要是稍不注意就有性命之虞。

????陈三爷在黑夜里看着她。伸出手缓缓摸着她的头发,他不想骗她。“必要的时候会动干戈的。”

????“一定会动吗。能不能避免……”

????顾锦朝很清楚,一旦牵涉兵权了,那肯定是你死我活的事。

????陈三爷只是轻轻地说:“这我不能决定。”

????她心想这也的确是,自己也不该这么问,明知道这种事是一旦失手就会粉身碎骨的,绝对不能有妇人之仁。顾锦朝拉住他的手,犹豫了一下:“要是太凶险的话,其实您可以求自保的……”

????陈三爷摇头笑笑:“锦朝。若是你猎了一只老虎。老虎跟你说,你将它放归山林它就既往不咎,不会伤害你了。你相信吗?”

????她当然不相信。张居廉也不会信,而且陈三爷不会退缩的。

????顾锦朝心里只是还隐隐有这样的期待。

????他让她好好躺下来,夜里静静的,顾锦朝只听到他柔和又低沉的声音。

????“锦朝,你说过你预料到我死的情景。你现在告诉我是什么场景吧……”

????顾锦朝跟他解释过去帮助叶限宫变的事,提到了他可能会死。但那件事已经被改了。现在她帮不了他了。说起来也是可笑,当年她能帮叶限。现在真的想帮陈三爷,却又帮不了他。

????顾锦朝就勉强地笑了笑:“您也怕死吗?”

????“当然怕死。”他却也笑了。“你说谁不怕死呢?不过我是不会死的,我还要等你生个小锦朝出来,还要教小锦朝的哥哥读书识字,你原来求过我的事,我要是做不到,你心里还不怨我啊。”

????他这么一说,顾锦朝反倒有些放心了。还能说笑,应该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可怕吧……

????陈三爷才收紧了搂着她腰的手,叹道:“行了……就是你不睡我也要睡了,我明天还有朝会。”

????顾锦朝有点不好意思,确实打扰了他休息。“你睡就是了。”她靠着他也不再动了。

????等她入睡了,陈三爷却睁开眼静静地看着她。

????怕自己还还想看,却已经永远看不到了。

????他周密布置好的计划马上就要开始了。要是其中有关节出错,挫骨扬灰都是轻的。

????这些都要等着看了。

????……

????朱骏安穿了件略薄的褂子,外面才套了朝服。天气热得很早,就这样穿也不冷。

????他坐得高,文武官的神情就能尽收眼底。锦衣卫的指挥使曾经教过他:“您看那抬头看您的,肯定是升官不满三年的,那低着头的都是任满五年的。官大的人却都是平视前方,不卑不亢的……”

????他这么一看还真的觉得对。

????像刚入职的侍郎、少卿,就端正地抬着头。而群辅何文信、掌院学士高赞这些人就垂着眼看金砖铺的地面,不知道那地面有什么好看的。光亮得照得见人的银子,难道就是在看自己的影子?那怎么不回家照镜子呢,来上朝干什么呢。

????而像张居廉、陈彦允这些人,就平视着前方。无论是身后谁站出来上奏本,都不会回头看。

????站在最末的叶限也是,他更过分些。站着都能打盹起来,太妃曾经说过他不讲规矩,那是说真的。

????朱骏安知道他为什么打盹,朝堂上的事这么无聊。大家都看着金砖的银子打发时间,怎么不打盹呢。

????最后没有人上奏本了,殿头官才带头唱礼。

????户部侍郎李英最后却出列了:“臣有本奏。”

????声音空荡荡地在殿内回响。张居廉和陈彦允依旧没有动静。

????朱骏安让殿头官传话示意他继续说。

????李英慢慢地说,“臣参河间盐运使强抢民女,谋害他人性命。后又怕事情败露,反诬刘大人清誉。其劣迹斑斑,罄竹难书!若是放其逍遥法外,着实情理难容!”

????李英的声音很坚定,殿内又空旷,声音听着有些振聋发聩。

????那些低头看金砖的都抬起了头,满朝文武都露出相当惊讶的神色。

????这个李英——难不成是不要命了!事情都过去几个月了,提出来做什么?他难道不怕张居廉恼羞成怒,痛下杀手不成?

????若只是冲动,这也太冲动了些。

????张居廉却浑身僵硬,紧紧抿了嘴唇,侧头看了陈彦允一眼。李英可是他手底下的人。

????陈彦允好像也没明白发生什么事了,皱了皱眉。又用眼神示意他,自己也是不知情的。

????朱骏安就有些好奇地道:“李爱卿。你既不在刑部供职,也非是大理寺、都察院的人。怎么你管司庾的户部侍郎也要管这些事吗?”

????李英平静地道:“之所以是臣来说,是因为这些人尸位素餐,没人敢说个明白!也没有人敢管。今天臣偏要说——臣不仅要参周浒生,还要参刑部尚书何文信、大理寺卿贺应亭、都察院左右都御使……等人各一本,知情不报、包庇纵容,形同从犯!臣还要参当今的内阁首辅张居廉张大人一本,他连同大理寺卿贺应亭捏造刘新云贪墨一事,就是为了替周浒生开脱罪责,让刘大人去无可去之处!”

????“张大人这么多年辅佐皇上,本该是功劳不浅,如今却功高震主,玩弄权术,结党营私!这样劣迹斑斑,如何能再辅佐圣上英明!”

????到了最后他更是激愤。

????张居廉刚开始开很生气,听到最后却垂下了眼,平静了下来。

????以前不是没有人参过他,只是还没有捅到皇上这里就被拦下了,朝堂里总有些迂腐的老学究忧国忧民,要跳出来说话——而这些人一般死得最快!

????朱骏安还没有说话,被李英点名的几个人出列了,都是有本要奏。

????这变故实在太突然,李英说的话又是大家想了很久却不敢说的,胆子小的现在已经在浑身冒冷汗了。整个皇极殿内静得掉根针都听得到。却看到朱骏安摆摆手要上奏的几人:“你们先别说话,等我问清楚再说。”

????他转向李英,问道:“你说刘新云是冤枉的,周浒生确实有罪。你可有什么证据?”

????张居廉眉毛一跳。

????“微臣自然有。”李英果断地道,“张大人和贺大人密谈此事,有人亲耳听到,事情说得一清二楚。”

????朱骏安点点头,却没有提他参别人的事:“既然你手里有证据,那周浒生又是真的有罪——你带着人去抓他就是了。要是什么大理寺、都察院的人你都喊不动,那朕的金吾卫和神机营就借你使唤吧!”

????他叫了内侍的名字:“把两营的指挥使给我找过来!”

????大理寺、都察院的人听到这里,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,连忙跪到了地上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感谢亲们的粉红票,这个月应该就能完结文文了。么么哒大家~~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