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番外一:陈曦(二)-良陈美锦 ag亚游线路|首页,亚游登录|官网,ag游戏注册|HOME

良陈美锦

番外一:陈曦(二)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6: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陈玄越很快就被封了个左军都督府经历的职位。

????陈家还是第一次出武官。

????陈三爷找陈玄越说话:“经历这个位子,虽然官位不高,但是往上晋升就不得了了。单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,三叔也会帮你照应一番,但一切还要看你自己。”

????陈玄越打拼过几年,这些还是很明白的。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就要回陕西去了。

????他走的时候陈曦没有去送他。

????这些天她都避着他,想到那天荷池边的事,她还是有些心慌意乱的。但是等到他真的走了,自己又很失落。陈曦也明白自己该避开,她和陈玄越可是同姓的,两个人又是一起长大。要是传了出去,恐怕她的名声也完了。所以这件事她深埋心底,谁都没有说过。

????也许正是因为相处多年,她本来就已经有点喜欢他了。只是自己一直都没发现而已。

????何况人家根本就不在意她,走的时候,似乎根本就不记得有她这个人在,也没有道别……

????陈曦心里慌乱了好几天,自己才把事情想通了。

????当做什么都没有就好了。

????父亲终于还是决定把她嫁给定阳候世子,定阳候一家因此很高兴,聘礼银子都给的是三千两。

????出嫁的时候家里热热闹闹的,顾锦朝请了常老夫人来给他梳头,她的两个弟弟陈玄麟和陈玄静在旁边玩闹,争着要看她梳妆。被顾锦朝一人打了一下就乖了,两个小萝卜头被拎了出去。

????等人都走了,顾锦朝细细跟她说为妻之道。

????陈曦听得入神,又有点不好意思。

????顾锦朝却很欣慰:“我是看着你长这么大的。一转眼的,竟然就要出嫁了。”

????顾锦朝打开房门,看到两个孩子你推我我推你躲在槅扇后面,看到顾锦朝出来,又都笑嘻嘻地喊娘亲。顾锦朝伸手要去捉他们,又一溜烟跑开了,顾锦朝头疼得很。

????还是只有三爷管得住他们俩。

????她回过头看陈曦的时候。发现她对着镜子出神。

????定阳候家传到了这一代。已经没有鼎盛时候人丁多了。世子就只有两个庶弟,两个弟媳都敬畏她的出身,从来都不会和她有半句不和。公婆待她也很和善。

????两年之后她有了孩子。是个女孩儿。然后迟迟不再有孕。婆婆最终还是熬不住,找了定阳候世子过去说话,第二天他房里多了两个通房。

????陈曦以为自己不会在意的。但是她从小处的坏境不一样,七哥只有一个正妻。母亲和父亲就只有彼此,根本没有什么小妾通房。看到丈夫去别的女人屋子里睡,谁又能忍得住呢?

????她抱着女儿回娘家住了一段时间。

????顾锦朝不好插手这种事,就算陈家再怎么权大势大,也不能让女婿不纳通房吧!那样岂不是也让陈曦坐实了善妒的名声。她只能跟陈曦说:“若是有生了儿子的。就寄养到你的名下。定阳候家也不敢给世子抬姨娘,这两个通房,你忍一忍也就过了。”

????陈曦抱着她哭了会儿。自己就觉得好过了。

????顾锦朝安慰了她一会儿,又叹气:“眼看你孩子都几岁了。陈昭都要说亲了。偏偏你九哥远在陕西,半点想成家的意思都没有,我想管都管不着他……上次写信给他,他竟然说自己不急。都二十多的人了,再不娶亲,以后年轻的世家小姐谁肯嫁给他……”

????母亲可能是想转移话题安慰她,陈曦却怔了:“九哥还不娶亲?”她以为他在陕西已经有家室了呢。

????顾锦朝笑着摇头:“他就是个怪胎!我都懒得管他了。”

????陈曦又想起了她十五岁那年,荷池边发生的事。心里竟然有点恍惚了。

????等回了侯府,世子听了婆婆的话,小心翼翼地来安慰她。将要到床上去了,她却身体不舒服拒绝了他。世子以为她还在意那两个通房,脸色顿时也不好看了:“你……虽然是陈家的女儿,但也是我的妻子吧?你要不是陈家女儿,我大可以七出之罪来说你了。这些年我待你够好了吧?从来不曾有别的人,你知不知道外头的人怎么说我的?我还要低声下气来求你原谅,我倒是想问问,究竟是谁的错?”

????他说完就走了。

????陈曦茫然地坐了一会儿,心里很难过。

????但是她甚至都不知道她在难过什么。难过之后,她却放松了下来。

????以后她果然对那两个通房视若无睹了。后来其中一个生下男婴,寄养到了她的名下。嬷嬷曾经建议她去母留子,以绝后患。陈曦想了想就拒绝了,倒不是不忍心,是觉得没必要了。

????万历十六年,陈玄越平定蒙古大乱,班师回朝。加封都督佥事,正二品。

????陈三爷亲自去迎接他。

????陈曦听说他戴绒花,骑马游街,京城众百姓皆夹道欢迎,比状元游街更热闹,万人空巷。

????她是看不到那种盛况了。

????家里头的筵席上,她只瞥到了他一眼。

????今昔不同往日,站在他身边的也是二伯和父亲了。二伯笑着拍他的肩膀,他却淡淡的没有反应。

????陈曦想到原来二伯和二伯母是怎么对他的。如果自己是他,恐怕也不会太热情吧!

????筵席散了之后,她陪着母亲回去了。

????顾锦朝问她那个男孩的事,她答说:“他性子还好,很好教导。”

????她们正说着话,听到外面丫头禀报,说九爷过来了。

????陈曦一愣,顾锦朝已经喊了他进来。他走进来的时候脸上全是笑容,显得非常高兴。

????“婶娘,我回来了!”他说完才看到陈曦也在这里,语气马上就收敛了。

????只有在母亲面前,他才像个孩子一样高兴的。

????顾锦朝笑着说:“我还以为做大官的人了,性格会收敛一些呢。你来做什么?”

????“我回来的时候人多口杂,没有过来看您。”他隔了几步站定,“想给您请安的。”

????顾锦朝摇摇头:“这可不行,你都是二品大员了,哪里有给我请安的道理!……你不是和你父亲他们说话吗,怎么这么快过来了。”

????陈玄越说:“我做再大的官,您也是我婶娘啊。我肯定要给你请安的。至于父亲……说来说去也无非是那么几句,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????他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:“对了婶娘,我父亲说了,想把我母亲娘家的外甥女许配给我。”

????顾锦朝皱起眉,也不有点不快:“哪有他们这样做人的!这事我去帮你说。”

????他坐了下来,丫头给他端了茶上来。他问陈曦:“你们家世子谋了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位置?”

????陈曦没料到他和自己说话,轻轻点了点头。

????陈玄越想了想说:“你回去劝劝他,最好想办法调去金吾卫里。五成兵马司最近不太平,他要受牵连的。”他随即又补充了一句,“他要是不相信你,你就跟他说刘世光的名号,他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????这是在给他们指点……陈曦下意识地说:“那我代他谢你了。”

????“不客气。”他端了茶杯喝茶,“也就是看在你的面上说两句,让他不要乱说就是了。”

????陈曦嗯了一声,听他和母亲说话,自己却不太敢开口了。生怕他听了什么端倪出来。

????她回去之后和世子说了,世子听了大为紧张,连夜就去找人了。

????后来果然躲过一劫。

????世子待她就比从前好了很多,真是她说什么就做什么,不敢怠慢了。

????半年之后,顾锦朝给陈玄越定了亲。

????陈曦去了他的筵席上。新娘子入门的时候,她只看到她个子不高,身材纤瘦。拜堂起身的时候,陈玄越轻轻扶了她一把。第二日认亲她再看到新娘,确实长得很好看,又温婉贤淑。

????只是站在陈玄越旁边,一下子就被他压得黯然失色,她自己觉得,新娘配不起陈玄越。

????好像她也想不到哪个人能配得上他。

????他隔得太远了,遥不可及。

????陈曦认真地看着,他自己也不见得多喜欢新娘子。但是待她很客气,也很尊敬她。

????成亲之后没过多久,他又离开了北直隶,边疆比北直隶更需要他,他似乎,也更喜欢那种生活。而不是囿于狭小的官场里,整天和别人勾心斗角。听说西北有荒漠有戈壁和草原,应该更开阔吧!

????陈曦竟然没什么感觉了。

????陈玄越成亲后,正好是三月初三,母亲、祖母携她去宝相寺拜佛。

????天气很好,又是刚刚暖起来的时节,宝相寺端重大气,掩映在半山腰上。

????寺庙里的和尚撞了钟,到了要做功课的时候,钟声悠悠地响。陈曦由知客师父陪着,在大雄宝殿里上香,她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拜了佛祖。心里非常平静,她觉得自己或许也该在家里供一尊佛祖。

????凡事太多,求而不得,人没有主意的时候,就喜欢求佛。

????陈曦站起身后看向门外,僧侣正沿着过道往后山去,目不斜视。

????有个老僧人走在最后,走得很慢,他穿了一件褪色的褐红僧袍,衣袖很大,露出一串已经磨损得很旧的佛珠。面容也很老很老了,陈曦还没有见过人可以老成那个样子。

????陈曦看了一会儿,才让丫头去把叫那个僧人叫进来。

????那个僧人双手合十,对她的丫头微笑了一下,不知道说了句什么,才跟着慢慢走过来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