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番外二:三爷(四)-良陈美锦 ag亚游线路|首页,亚游登录|官网,ag游戏注册|HOME

良陈美锦

番外二:三爷(四)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6:2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陈玄青成亲后,陈老夫人找他过去说话。

????“都这些年了……”她一开头就很感慨,“从江氏死到现在,你一直没有娶。寻常人家丈夫为妻子服丧,最多就是一年,还多的是一年都不到就偷偷娶的。你身边没有人照顾,我实在是不放心啊。”

????陈彦允听了只是笑笑:“我也不想再娶,身边多得是伺候的,您别担心。”

????陈老夫人却不肯罢休,私底下替儿子相看了很多姑娘家,也找了许多做媒的人,无奈儿子不同意。

????陈彦允也不能阻止母亲做这些,让她随意去做吧。他也有忙不完的事,实在应付不来她老人家。

????如今进入内阁后,要做的事就更多了,例如长兴候那边的事。

????萧游是个人才,陈彦允在张居廉的府邸里见过这个人。

????那时候他要去找张居廉商量事情,萧游背对槅扇坐着,语气淡淡地问:“没有人知道吧?”

????张居廉说:“九衡是知道的,不过他无碍。正好他今天过来,你们也相互见见吧。”

????张居廉引两人见面。

????萧游站起来笑着说:“我读过陈大人的诗词,很欣赏您。”

????陈彦允不动声色,也拱了拱手笑着说,“萧先生太客气了,我早年间就听说过你,当年的蓟州之战实在是太惊才绝艳,你的才情我是远远不及的。”

????张居廉摆摆手:“你们都坐下来,都不用客气。萧游现在在长兴侯府那边来往不易,九衡,这设计一事还要你们相互商量。”他语气微沉,“最好是一次就让长兴侯府没有还击的余力……”

????陈彦允笑了笑:“学生知道。老师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看看。”

????他们在这里悠闲地谈话,几句就决定了人家的生死。

????不过萧游这个人的心思还真是敏锐极了。

????先皇尸骨未寒,他以睿亲王要谋逆的说法去引导长兴候,长兴候果然中计。当场就被射杀而死。长兴侯府一夕之间就倒塌了,倒是那个身体羸弱的世子聪明,当朝用父亲的军功翻案,又说动了兵部尚书、刑部尚书、大理寺的人为他说情。最后竟然勉强把长兴侯府保下来了。

????“不成气候。随他去吧。”张居廉只是淡淡地说。

????陈彦允看着叶限远去的单薄身影。叶限显得十分沉默,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过多余的表情。

????只是脸孔不正常地苍白,脚步缓慢。背脊笔直。

????陈彦允眯了眯眼。

????叶限这个人并不简单,能够撑下来都不简单。只是确实如张居廉所说,长兴候一派已经不成气候了。

????长兴候党余孽也尽数被清除,首当其冲的就是和他们交好又有利害关系的家族。这事是陈彦允在管。牵连下狱的人很多,陈彦允接连奔波于三司之中。等回到家中稍稍休憩,江严又送了一些案卷上来:“……三爷,这是大兴那边送来的,长兴候家与大兴关系较深。还有些有利害往来的……”

????陈彦允接过,随手翻了几页。

????“顾家……”他的手顿了顿,“是都察院俭都御使顾德元所在的顾家?”

????江严应是:“顾德元的弟弟娶了长兴候府的嫡女。算是姻亲关系。”

????陈彦允把案卷扔在桌上,闭目躺在太师椅上休息。“抓吧。”顾德元也帮了长兴候府不少忙。

????江严点点头:“他的四弟倒是没有入仕,就是五弟顾德昭是户部的司庾郎中。两家也有来往,属下看倒也可以一锅连端了,顾德元是原来范川党的人。”

????陈彦允突然睁开眼,又像是想起什么,“是适安顾家?”

????“正是适安人士。”

????陈彦允坐起身想了想,又把案卷拿过来,提笔圈了几个人给他:“那就先抓吧,别的先暂时不动。”

????江严拿了东西退下了,陈彦允又闭目躺了会儿,却有点睡不着了。

????其实他总是想起那个女孩,雪盲的时候看不见,抱成一团哭,说没有人喜欢她。

????背脊骨瘦得跟小猫一样嶙峋,又可怜又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。

????只是这种念想就是偶尔闪过,虽然印象深刻,但毕竟没有什么。

????他还可怜过她,现在竟然要亲手害她家破人亡了。

????要是她的父亲削官流放,甚至是下狱砍头,她那个小小的顾家又能撑得住吗?本来就没有母亲了,这下连父亲都没有了,还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呢。

????陈彦允突然觉得有点心烦,说不清楚究竟是哪种心烦。他从书房出来,沿着夹道走到内院里,暮色四合,他竟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,停下来看着不远处黑黢黢的屋檐。

????陪着他的小厮小声问:“三爷,是要去姨娘那里坐吗?”

????陈三爷抬头一看,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羡鱼阁来。

????刚刚夜起,羡鱼阁的烛光正亮着。他这两年修身养性,几个姨娘的面都没见着过。

????也没什么好见的。

????陈三爷一言不发,立刻又回了书房,叫了护卫:“让江严过来。”

????江严刚让下人套了马,还没来得及出门,匆匆忙忙地朝宁辉堂赶来,头上全是汗:“三爷!您有什么吩咐?”

????陈彦允却过了会儿才说:“顾德昭那边……你先别管,户部的人员调动我有安排。”

????江严有点发愣,这话三爷大可让下人传给他。怎么急匆匆的召他过来亲自说,又说得没头没尾的。但要让他质疑陈三爷的话,他又不敢。只得拱手应是。

????江严的迟疑已经能说明他的失误了。

????可能真的是近日太累了。

????陈彦允闭上眼,他觉得有点不对了。可怜一个人,这种感觉其实很危险,和好奇一样。但要是任由顾锦朝流离失所,他想起来好像更不舒服。他好像挺希望自己能护着她的。

????陈彦允让人去查顾德昭,顺便也查了顾锦朝。

????回来禀报的人说:“顾家大小姐就是个寻常的闺阁小姐。听说是名声的问题,现在都没有定亲。他们家现在在风口浪尖上,也没有人敢轻易和顾家交好……”不知道陈三爷为什么问起顾锦朝,回话的人只能尽量说得仔细一些,“顾德昭现在知道不妙,也在找人保命。”

????陈彦允听后默然。

????也罢。既然人已经被他保下来了。那就这么算了吧。

????几日之后他在午门外面遇到顾德昭。

????他正在和另一个户部的官员说话,交谈的声音细不可闻。

????看到陈彦允的轿子过来了,两人都连忙站到路旁喊“陈大人”。

????陈彦允看了看顾德昭。顾德昭却心虚得不得了,诚惶诚恐地弓着身子。平常看到陈彦允这一类的官员,他们都是恭敬地喊一声等人家过去,毕竟地位悬殊太大。怎么今天有点不寻常……

????顾德昭不得不联想到顾德元被削官发落的事。

????“两位在说什么,竟也聊得如此高兴?”陈三爷突然问。

????顾德昭听到这话一愣。被旁边的官员用手肘撞了撞,才连忙说:“哦……是下官的家事。”

????“我听说你兄长因为贪墨入狱了。”陈三爷说。

????“劳烦陈大人牵挂,家兄的确是有言行不当之处。”顾德昭心里一跳,陈三爷为什么问他这句话?

????陈三爷淡笑道:“那顾大人更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才是。为人处世谨慎些总是好的。毕竟现在时局动荡,顾大人说是不是?”

????顾德元硬着头皮答道:“下官明白。”

????陈三爷点了点,上了轿子。

????顾德昭目送陈三爷的轿子远去。才叹了口气。

????同行的官员问他:“顾大人,你何时认识陈三爷的?”

????“哪里认识。我以前都没和他说过话!”顾德昭摇头,他哪能认识陈彦允啊。

????“也不知道他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……唉!长兴候在的时候,我半点没有沾光。现在他死了,却要我也跟着倒霉,这事真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”

????那人就笑了:“说你笨你倒是不信了!现在陈大人关心你,你不趁机跟他处好关系,还在这儿抱怨没人能保你。难道你还要人家送到你门前不成。”

????顾德昭半信半疑:“可是……我怎么去和陈大人处关系……”

????那人摇摇头:“算了,懒得理你。就你这个样子,一辈子就当个郎中了!”

????顾德昭听后回去想了很久,最终还是决定去请陈三爷去*酒楼喝酒。

????结果他在户部衙门外面等了很久,陈三爷都没有出来见他。

????江严去见陈三爷的时候还好奇地看了顾德昭好久,等到了陈三爷面前,就提起顾德昭:“顾郎中说要请您去喝酒,您要不要见他?”

????陈三爷说:“我和他喝什么酒,他是病急乱投医而已。”

????江严心想也是啊,陈三爷怎么会答应去和顾德昭喝酒呢,他也是多问了。

????“那顾郎中还真是病急乱投医。”江严笑着说,“听说他要把自己的长女嫁给鄂西的一个宣抚使,宣抚使正好来京城一次,正好就把人带回去。川黔那地方穷山恶水,朝避猛虎,夕避长蛇的,指不定路上还有什么意外呢。”

????陈三爷放下手中的笔问:“哪个宣抚使?”

????“施州卫所的覃家的袭承宣抚使。”江严说,“您前几天也见过这个人,和金吾卫指挥使比手劲赢了,却连自己名字都不认得的那个。”(未完待续)

????ps:几天不登陆,竟然已经被挤出十名开外。。。

????好吧,我越写越没有灵感了,果然灵感这东西抓都抓不住。呜呜呜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